富二代色情

朱音华在钟向阳住的酒店开了房间,然后给钟向阳打了个电话,问问他在哪里见面,钟向阳接电话的时候刚刚洗完澡,于是就说去朱音华的房间见吧,然后改口说在楼下的咖啡店也可以,但是朱音华笑了笑选择了在自己的房间里见面。

放下手机,朱音华走到了洗手间的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妆容,然后拿出来口红涂了一下,自言自语道:“哼,男人”。

半个小时后,朱音华的门铃响了,她开了门,看到了穿戴整齐的钟向阳站在门口。

“请进,钟镇长”。朱音华笑道。

“长话短说吧,我先和说一下大致的情况,我只有……二十分钟的时间”。钟向阳看看手机说道。

“要出去?”

“对,今晚要和洪山来的滕南春,还有秦文泉一起出去参加个饭局,所以先和说说这事,看看情况,找找对方公司的资料,是搞IT的,网上找资料这事肯定是比我要在行的多,我查了查,初步发现,这个公司还可以,很靠谱,在省城政府这一块的人脉关系都还可以,而且几乎是垄断了,省城所有政府外面订餐服务的全部,当然,还有学校,想想,能给学校供餐的基本都是过的硬的企业,一旦出问题就是大问题,可以好好查查这方面,她想要渗透到地级市去,在洪山,我能想起来的也就是了,滕南春是搞工程的,太粗了,而且还是个男人,这个老板是个女人,们女人之间交流好一点,这个事情呢,我只是牵线搭桥,谈成谈不成那是的本事,我也就只能是帮到这里了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“好,我这里没问题,只是,我冒昧的问问,打算要多少?”朱音华问道。

“我?”钟向阳一愣,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,于是笑笑说道:“我就算了,我没这个嗜好,也不缺钱花,但是有个人可以象征性的收点钱,给他点股份”。钟向阳想了想说道。

“秦文泉,这个女人叫杨靖荷,这次我跟着秦文泉去找她,两人的关系我打听清楚了,两人是大学时期的人,后来不知道什么情况分开了,但是这个杨靖荷对秦文泉好像还有点意思,只是这意思怎么操作,不是我们说了算的,我们也不用管,但是给了秦文泉股份,这是向杨靖荷示好,而且这也变相的把他们绑到了一起,想想,公司要经营,有什么比用股份把他们绑到一起更能让杨靖荷高兴放心的,对吧,所以,这事提了,办了,也就成了八成了”。钟向阳想了想接着说道。

朱音华看看钟向阳,说道:“我还真是没看出来,可真是鸡贼啊,这都能想到,那秦文泉怎么说?”

“我把这事和他说了,他说不行,但是他现在跟着滕南春干,工资不低,也就是工资而已,滕南春的项目要是干完了呢,所以我一直都和他说,这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,将来孩子读书,老人看病,这不都是钱嘛,所以,我在努力说服她,先打算好怎么做的,秦文泉那边的事我来处理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白色抹胸小女生喜欢这个夏天

“行,没问题,就这些吗?”秦文泉问道。

“嗯,还有件事,今天见她的时候,我发现她的化妆是真的好看,而且是那种很精致的妆容,远看只能是看个大概,但是近了之后,细节之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,所以,我猜,她每天一定会花很多的时间化妆,这样的女人在乎什么呢?”钟向阳问道。

朱音华听了一愣,看着低头沉思的钟向阳,问道:“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?”

钟向阳闻言抬头看看朱音华,说道:“明天一早去找个化妆师,也有那种上门服务的,可以预约一个,也给自己好好捯饬一下,们都是女人,至少现在妆容上有点共同语言,这样或许更容易有共同语言,这事一定要办”。

朱音华听的是目瞪口呆,在她愣神的功夫,钟向阳起身说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晚上不知道几点回来呢,明早再联系吧,到时候再说”。

钟向阳到了秦文泉的房间时,滕南春已经到了,见钟向阳进来,特意站起来和他抱了抱,说道:“哎呦,看,咋回事,都说在乡镇一年能长十斤膘,看,还是这么瘦老湖镇穷的都喂不饱们这些镇干部了吗?”

“唉,没办法,我吃怎么吃都不胖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“扯淡,的事我和曲姐说了,有没有兴趣去政法委染一水?不用调动人事关系,就是去挂着,该干啥干啥,依我看,羊良平要是不出事,还得干几年呢,就这么在他手底下受气啊,不如去市里,找个清闲点的衙门,结婚生孩子,清闲这两年,把人生和生人这事都办了,到处再出去做啥事都消停了,心里没啥负担了,说家里老爷子不得高兴坏了?”滕南春说道。

“得了吧,哥,我谢谢,那样我就废了,别说待几年了,一旦在一个安稳的舒适区待下去,再想出去就难了,我自问没那个毅力,所以一直不敢去舒适区,只敢在这个不舒服的地方硬扛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秦文泉闻言看向滕南春,说道:“我说啥来着,没戏吧,别问了,他认准的事我们都说不动,我大老板说,让他回去卷铺盖来省里,人家不干啊,还说啥,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,要是这事搞不定,就来省城上班,这表态是不是牛逼克拉斯?要是换做我,再回去吐羊良平一脸,回头就来省城上班了,唉,人啊,心里想的东西不一样,没办法”。

“行了,们别在这里激我了,几点出发?滕总,今晚都是啥人啊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咳,去了就知道了,也算是见见世面,都是生意场上的人,不过呢,也都是官面上的人,所以,到了之后,少说话,多吃多喝,对了,们俩,到时候谁可以的话,替我挡几杯”。滕南春说道。

Category: 未分类
Tags: